徐茂栋转手步森股份一年赚9亿 85后隐形女富豪赵春霞现身


来源:中国经营网 2017-11-04 13:27 http://www.1988news.com/

  用10亿多的代价控股步森股份(002569.SZ)一年多转手之后将获得9亿元的股本市值“净收益”。步森股份实际控制人徐茂栋这一笔资本交易比经营实体企业赚得多且快。(新闻延伸:你所不知道的徐茂栋:除了窝窝?还创投50家公司)

  随着主业衰弱,步森股份犹如失去航向的小船在资本市场剧烈颠簸,创始股东寿氏家族早已弃它而去,直至2016年8月,步森股份迎来新的实际控制人徐茂栋。市场普遍看好那次交易,毕竟徐茂栋旗下正孵化着一大批项目,这些资产为上市公司的未来提供了广阔想象空间。股价也因此而得以暴涨一倍有余。

  2017年10月24日,所有畅想戛然而止。上市公司发布权益变动报告,徐茂栋退出实际控制人之位,一位85后新隐形富豪以超过10亿元代价接过权柄。

  徐茂栋火线接盘

  步森股份自2011年上市后的前三年股价基本处于跌跌不休的日子,直到2014年进入反复的“重组-失败”轮回后反而得到了暴涨,从2013年最低点7.52元/股涨到了最高点58.55元/股。

  实际上,从2014年开始,步森股份就步履日艰,年营业收入从7亿高峰一路下滑,净利润从2014年中开始持续亏损,2014年全年亏损超过1亿元。

  时至今日,步森股份早在6年前计划的募投项目仍未完工。2011年公司首发募集资金,承诺投资营销网络建设、新增10万套产能中高档西服生产线技改等4个项目。截至2016年年末,公司品牌设计研发中心技术改造项目投资进度仅为10.04%,年产40万件中高档夹克衫生产线项目终止。

  步森股份的创始股东寿氏家族开始选择股权套现。也就在步森股份亏损登顶的2014年,康华农业进入视野。据2014年8月22公布的收购报告书显示,康华农业的自然人股东与步森股份及当时的控股股东——步森集团签订了协议,通过资产置换、资产出售以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三个环节,将上市公司打造成一个主营业务为农业的上市公司。

  这笔借壳重组并没有得到善终。当年11月25日,上市公司宣布终止交易,理由是双方就公司未来战略和是否向买家增发股份没有谈拢。

  不过,新的买家很快出现。2015年3月30日,原大股东步森集团将4180万股转让给睿鸷资产,将699万股转让给自然人邱力,达森投资将701万股转让给邱力。经此变动,睿鸷资产持有步森股份29.86%,成为上市公司新的控股股东,为此睿鸷资产每股支付20元,总共付出8.36亿元。

  睿鸷资产是一个有限合伙企业,实际控制人为四个自然人:杨臣、田瑜、毛贵良、刘靖。

  睿鸷资产入主后立即筹划重组,仅仅两个月后宣告重组夭折。就在此时,证监会发现,在这起并购中康华农业存在大规模虚增资产,且连续4年如此。这起调查最终以对公司30万元罚款和对董事长等两位自然人分别为5万元、3万元的罚款终结。

  2015年11月17日,包括董事长王建军在内的四位董事同时宣布辞职。随后,总经理与董秘也相继辞职。

  新的管理层到来之后,公司马上启动了新的重组。不过,2016年7月这次深受众望的重组仍以失败告终。

  正当投资者担忧之时,步森股份很快又迎来新的实际控制人——徐茂栋。2016年7月19日、20日、21日步森股份因重组失败连续三个跌停,经过6个交易日的震荡和半个月的停牌,8月18日、19日、22日步森股份又迎来了连续三个涨停。其中7月19日是宣布重组终止后的首个交易日,8月18日则是徐茂栋宣布入主后首个交易日。

  重组概念令股价再翻倍

  2016年8月16日,名为星河赢用和拉萨星灼的两家公司与睿鸷资产签订6份协议,受让后者共计95.02%的份额,付出共计10.1225亿元。两个月后,一家名为喀什星河的公司又以29.37亿元收购天马股份(002122)29.97%的股权。这连续发生的两笔总计40亿元的收购引起了市场强烈关注,这些公司指向同一个实际控制人——徐茂栋。随着两份祥式权益报告的披露,他身后的星河系也浮出水面。

  星河赢用、拉萨星灼与喀什星河都指向一个公司——北京星河世界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星河世界”),这家公司2005年成立,注册资本5000万元,而这并非徐茂栋最大的企业。通过商业调查工具天眼查提供的数据显示,徐茂栋担任法人的、仍开业或存续的公司共有6家,它们注册地分布于北京与新疆。

  通过工商资料比对可梳理出它们之间的关系,星河世界全资控股喀什星河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后者控股星河互联集团有限公司。同时星河世界通过全资子公司霍尔果斯市微创之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来控股喀什星河互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

  对于星河世界,其官网这样介绍,它是中国最大的产业互联网综合服务提供商之一,致力于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为传统产业与创业公司赋能,拥有200多家创新创业企业,总市值超过1000亿元。同时它还投资了国际公司IP Group (主营业务:知识产权商业化)、易界集团(主营业务:国际并购)、PNP(主营业务:商业孵化器)。

  在收购步森股份控制权而披露的权益报告中,谈到资金来源时,报告称,星河世界2015年实现净利润26.68亿元,截至2016年6月30日星河世界的净资产为57.26亿元(未经审计)。

  徐茂栋实际控股之后,步森股份董事会很快审计通过出资1.2亿元设立全资子公司北京星河金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北京星河金服集团有限公司)。与星河世界共同出资设立西安星河网络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成立西安星河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将两块原服装主业相关资产先后于2016年11月卖给上市公司原控股股东步森集团。同时启动重大资产重组。不过,从步森股份的信息披露中,记者没有找到小额贷款公司及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的详细信息。上述三家公司是否正常运营?记者数次拨打步森股份董秘电话,皆没有人接听。从公开披露的营业收入构成也难以看出北京星河金服集团有限公司的运营痕迹。

  最终,重大资产重组又一次于2017年10月17日宣布终止。 尽管如此,徐茂栋的“身价”却得到了大幅增长。自他得到步森股份控制权之后,这家公司的股价从28元一路向上,直到2017年4月10日达到58.55元的高位,股价涨了一倍有余。2017年9月,上交所首次披露76大民营资本家族图谱,这份图谱亦将徐茂栋列于其上。

  转交85后新“资本大鳄”

  还没有下完当初宣布的棋局,徐茂栋就选择离开,就其中原因,记者向他旗下公司及相关工作人员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时并未收到回复。记者通过短信、电话与徐茂栋本人联系,未得到回音。

  不过,这一进一出之间,仅从收益而言,徐茂栋的确大赚了一笔。

  据2017年2月28日披露的信息,拉萨星灼以7904万元将睿鸷资产余下的4.98%份额收购。也就是说,为得到上市公司29.86%的股权,徐茂栋合计支付10.9129亿元(不含利息),睿鸷资产亦全部被徐茂栋掌握。据2017年10月24日披露的权益变动报告,睿鸷资产以每股47.6元、总价10.6624亿元向重庆安见汉时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见科技”)转让上市公司16%的股权,并将余下13.86%股权附有的投票权于2020年10月31日前委托给安见科技。看似前后进出总价差别不大,但卖出后,徐茂栋还有1940万股,这批股份以复牌当日(10月23日)收盘价48.26元计算,价值9.36亿元。

  更令人惊奇的是,买方似乎是专门为这笔交易而设立,成立于2017年9月1日,注册资本3亿元,由赵春霞和苏红两个自然人设立,两人出资比例分别为95%和5%。赵春霞亦是安见科技的实际控制人,生于1985年。在披露收购资金来源时,赵春霞的7.6亿元来自转让其在北京融艾创投投资管理中心(简称“融艾创投”)20%的份额。融艾创投正是安投融(北京)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后者全资控股安投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最重要的资产为互联网金融平台——爱投资。爱投资的官网亦证实它隶属于安投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官网收录的媒体报道中,提到爱投资的董事长为赵春霞。

  而从公开资料上看不出徐茂栋、星河世界及其一大批创业公司与买家有什么关系。买家的关联公司——安投融(北京)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总裁助理蔡众众也对本报记者称,安见科技、安投融、以及安投融的核心资产——爱投资与星河集团没有任何关系,并非星河集团孵化的企业。

  蔡众众对记者表示:“收购步森股份是董事长(指赵春霞)的个人行为,与爱投资没有关系。”记者梳理与赵春霞相关的所有企业,爱投资以其所宣布的业务规模和两次数据不小的融资成为她旗下公司中最显眼的资产。安见科技目前并没有实质业务,上市公司是否会收购爱投资?对此,蔡众众称并不清楚。

  步森股份新买家的简单信息让深交所也坐不住了。10月23日,深交所就收购资金来源及赵春霞从事的业务与过去三年的财务状况以及买家对上市公司未来打算等向步森股份发函问询。10月27日,上市公司披露了对问询函的回复。其中称,赵春霞2010年创业,聚焦于金融科技对传统金融的改造,所控制的核心企业为安投融(北京)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安投融在供应链金融、智能资产管理以及智慧财富管理三个板块提供金融服务。在完成本次收购一年内,安见科技将推动上市公司向金融科技公司转型。

  “资本大鳄”徐茂栋并没有实现对步森股份的有效整合,刚过了一年多就选择高价出手。赵春霞这位85后“隐形富豪”是否可以真正推动步森股份转型金融?这次交易公布后,步森股份股价连续两天大跌,第三个交易日才稳住。不过,徐茂栋的剩余股份市值仍有9亿元之多。下一步怎么整合其他资产?徐茂栋在下一盘怎样的大棋?步森股份能否摆脱资本“运作”的阴影?本报记者将进一步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