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主席换届时间将至 加息政策意味着什么?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17-11-07 09:36 http://www.1988news.com/

  “在下任美联储主席人选方面,特朗普并没有惊人之举。”一家美国对冲基金经理感慨说。

  北京时间11月3日凌晨,特朗普如市场预期般,正式提名鲍威尔(Jeremy Powell)出任下任美联储主席。

  受此影响,美元指数一度从94.80回落至94.40附近,美国10年期基准国债受价格上涨,相应收益率则从2.379%跌至2.351%。

  “由于市场普遍认为鲍威尔持中性偏鸽派货币政策观点,因此买涨美债买跌美元,也在情理之中。”盛宝银行策略分析师Peter Garnry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不过,在美元美债市场经历短暂波动后,市场聚焦点开始转向鲍威尔与现任美联储主席耶伦在货币政策观点方面的差异——尽管两者都倾向偏鸽派的谨慎加息策略,但相比耶伦更侧重将美国强劲就业数据作为加息重要依据,鲍威尔则会兼顾美国当前持续的通胀低迷数据。

  此外,市场担心鲍威尔可能会比耶伦采取更鸽派的加息步伐。

  “若鲍威尔选择更具鸽派色彩的加息步伐,不但会放慢其他国家央行退出QE政策的步伐,还将带来全球各类金融资产估值新一轮调整。”ETF Securities分析师Martin Arnold认为。在市场预估全球宽松货币环境将延长的情况下,欧美债券与股市将保持继续上涨,相应资产高估值泡沫破裂的时间点将随之延后。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则在近期举行的论坛间隙表示,美联储未来的加息政策也将会影响新兴市场国家货币政策的选择空间。当前中国央行应对的主要办法,一是对短期不稳定资本的大进大出采取措施,二是提高人民币汇率灵活性,当金融市场出现较大幅度波动时,央行货币政策就无需被动跟随。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11月6日20时,美元指数已收复失地触及94.99,逼进95一线;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则持续跌至2.324%。

  Martin Arnold对此坦言,针对鲍威尔偏鸽派货币政策偏好令美联储未来中长期加息进程可能低于市场预期,不少对冲基金认为买涨美债比推高美元指数更有胜算。

  美元下跌美债跳涨

  此前,泰勒与鲍威尔被认为是竞争下任美联储主席的两大热门人选,相比鲍威尔,泰勒的货币政策观点更加鹰派。他根据基于通胀和失业率水平的“泰勒规则”(Taylor\'s Rule),认为美国联邦基金利率应5.74%左右,比当前基准利率高出逾三倍,因此吸引不少押注他胜出的对冲基金提前加仓美元看涨头寸。

  在Peter Garnry看来,美元指数之所以在鲍威尔被提名下任美联储主席后出现回落,一个重要原因是此前押注斯坦福大学教授泰勒(John Taylor)胜出的对冲基金开始止损离场。

  与此同时,不少全球资产管理机构趁机采取逢低抄底行动——在上周五美元指数短暂波动后,他们鉴于美联储12月加息变得铁板钉钉,在94.40-94.50区间纷纷抄底推高美元指数,截至11月6日20时,美元指数几乎收复失地,回到94.99附近。

  Peter Garnry认为,相比年底加息预期令美元反弹获得较强支撑,鲍威尔胜出对金融市场的更大影响力,主要体现在美债市场。

  10月下旬以来鲍威尔胜出的呼声日益升温,令美国10年期基准国债收益率从4月以来高点2.477%一路下跌至2.351%。这背后,是多数金融机构认为鉴于当前美国持续的低通胀状况,鲍威尔在明年2月上任美联储主席后,很可能削减美联储的缩表规模以刺激通胀率尽早回升到2%目标值。

  鲍威尔在今年6月举行的一次论坛上表示,未来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可能不会低于2.4万亿美元,若经济复苏放缓等特定情况出现,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可能不会低于2.9万亿美元。

  这意味着美联储启动的缩表规模,不会超过2.1 万亿美元,远低于华尔街不少对冲基金预期的2.5万亿美元削减额。

  “这无疑会吸引这些对冲基金押注美债价格上涨与债券收益率持续回落。”BMO投资管理公司宏观经济分析师Sal Guatieri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在今年12月美联储加息几成定局的情况下,不少华尔街对冲基金已经将目光转向2018年美联储首次加息时间,这也是他们判断鲍威尔上任后是否采取鸽派货币政策的一大风向标。

  不少金融机构猜测,若美国通胀持续低迷,加之GDP增速趋缓,鲍威尔在明年2月上任美联储主席后,很可能将2018年首次加息时间从市场预估的3月,延后到6月。

  “市场不缺乏激进的豪赌者。”Sal Guatieri表示。部分对冲基金正是冲着这个预期,赶在鲍威尔被提名下任美联储主席之后,迅速加仓美债多头头寸押注收益率下降。毕竟,鲍威尔对美国低通胀状况的“重视”,让他们认为未来美联储放缓加息步伐的几率正在增加。

  影响他国货币政策收紧步伐

  值得注意的是,鲍威尔的偏鸽派货币政策观点,某种程度也在影响着其他国家货币政策的收紧步伐。

  在Martin Arnold看来,当前欧洲、英国经济发展过程都有着自己的“烦恼”,导致这些国家地区央行不敢在退出QE政策方面“提速”。

  今年以来欧元持续升值导致欧元区通胀率低位运行,汇丰银行预估今年底欧元区整体通胀率将大幅跌至1%,离欧洲央行2%通胀目标渐行渐远,因此欧洲央行被迫“延续”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

  英国央行则受制脱欧谈判的不确定性,即便在11月2日选择加息,但英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全部成员均认为未来任何的加息进程都是渐进且有限的,以此表达偏鸽派的货币政策收紧倾向。

  “因此,欧洲央行、英国央行希望看到未来美联储对加息缩表保持更谨慎的态度,让自己能拥有一个更宽裕的时间窗口期,通过延续鸽派宽松货币政策解决经济发展过程的各自烦恼。”Martin Arnold认为。

  “全球央行货币政策收紧步伐的快慢,某种程度将引发全球金融资产估值新一轮调整。”上述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换言之,全球各类金融资产估值调整的主要依据,从美联储未来加息次数切换到美联储下一次加息的时间表。

  “它的一大好处,就是美联储未来加息频率次数对新兴市场国家资本流出的压力有所缓解。” 上述美国对冲基金经理直言。

  在黄益平看来,美联储未来加息措施对新兴市场国家的影响,主要体现为资本外流层面,这需要这些国家央行增加本国货币汇率波动灵活性,以应对新的资本流出冲击。反之这些国家央行要么采取资本管制,要么进行外汇市场干预以遏制资本流出压力。

  Peter Garnry则提醒,即便鲍威尔的鸽派货币政策适度缓解了新兴市场国家资本流出压力,但考虑到美国即将通过税改法案吸引大量美国企业个人海外资金返回美国,未来新兴市场国家的资本流出压力依然不小。这促使新兴市场国家央行需加快汇率改革与提高本国货币波动弹性,应对美联储新货币政策走向的冲击。(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原标题:美联储掌舵人更换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责任编辑:朱惠娥